登陆

郑和船队真的在非洲留下了后嗣吗

admin 2019-10-28 25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1994年,美国女作家李露晔在为郑和撰写的传记《当中国称霸海上》中叙述了自己在肯尼亚邂逅的传奇:一个黑人告诉她,自己是中国人的子孙,是数百年前肯尼亚拉穆镇帕泰岛中国船遇难幸存者的后裔。1999年,美国《纽约时报》 记者吉斯德沿着李露晔指引的方向探访了肯尼亚拉穆群岛中的帕泰岛,并撰文介绍了他在帕泰岛上采访中国人后裔的经过,还提出大胆的推想:这些自称有中国血统的人,很可能是郑和部下的后裔。

随后,中国人也开始关注这件事情,前《人民日报》驻南非记者李新烽在2002年3月踏访帕泰岛,在此后的三年中他又先后三次访问拉穆,并发回了大量的相关报道。2002年4月,《武汉晚报》 的记者范春歌到帕泰岛寻访中国人后裔,并向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汇报了相关情况。2002年12月份,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派陈延军和陆竟春两名外交官专程前往拉穆镇,就有关中国与东非沿岸早期交往情况进行考察,这是中国官方首次实地调查关于东非中国人后裔的情况。 这些考察和探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究竟肯尼亚有没有中国人的后裔? 这究竟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还是确凿无疑的历史事实?

在国内现存史料记载中,非洲是郑和船队下西洋到达的最远的地方。肯尼亚拉穆镇帕泰岛的上家村是这个岛上最古老的村子,建立于公元8世纪。 传说中国水手上岸后想居住在这里。 据帕泰岛当地人的说法,在1415年有一只长颈鹿从马林迪送给印度的国王,尔后由印度国王转送给中国皇帝。 随后中国船队来到这里, 他们要带回更多的长颈鹿,结果有一条船在这里迷路沉没。 船上的人从这里的上家海滩上了岸,尔后住在这里和当地人开始通婚。shanga(上家)来自于 shanghai(上海)的可能性很大,在斯瓦西里语中,Shanghai(上海)中的h并不发音,因此“上家”的读音和“上海”完全一样。如果上家的名字真的来源于上海的话,那么可以肯定,遇难的中国船只来自于中国元朝后,因为元朝于1292年正式设立上海县,这正是郑和下西洋前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上家村遗址旁边的一块墓地的形状和中国农村最常见的那种墓地极为相似:前面一块石碑,后面是一个土丘。一个当地人穆罕迈德认为这块墓地极有可能就是中国水手的墓。在帕泰岛的西屿村,也有一座据当地人说约有一百年历史的伊斯兰墓.令人费解的郑和船队真的在非洲留下了后嗣吗是,这座墓没有传统伊斯兰风格的墓柱圆顶的形式,却跟中国墓穴有几分类似。

在西屿村还有一支奇特的法茂族人。据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的巴迪亚信博士的考证,在1458年,有9艘中国船队到肯尼亚贸易,因遇风暴,船队分散,其中2艘漂流至上家附近触礁沉没,幸存的中国水手上岸后,请求当地酋长允许他们定居,并准其与当地女子通婚。这群中国水手后来逐渐移居内地到西屿垦殖,他们的后代就是今天的法茂人。 在中外记者的多次采访中,都采访到了法茂族人中的谢氏家族,他们皮肤仍然比当地黑人要白许多,但与中国人的形象特征已相差较大, 而且法茂人还有当地人所没有的绝技,例如他们懂得中医,据说他们能配制防蚊膏及清凉膏,其味道极似中国民间常用的清凉油,这种土制药方为其他地方所没有,只有法茂人知道如何配制。

在拉穆镇,饭店的墙上挂满了中国瓷盘,原来在这里有收藏中国瓷器的风俗。在拉穆的几个古老的博物馆中,壁橱里都陈列着在附近海城打捞上来的大量中国瓷器,肯尼亚沿海地区陆续发现了许多中国古瓷遗址,拉穆地区是最重要的一个。那里曾出土中国9至10世纪的瓷器,是迄今整个东非海岸发现的最早的中国瓷器。近几年来,当地渔民多次从该海域打捞出完好的古瓷器和陶罐,有些上面刻有汉字,有些印有龙的图案。拉穆镇低矮的墓墙,颇似中国人的墓碑,而他们有着相同的特点,都曾用中国瓷器做装饰。

拉穆有一个叫法基伊的人,他的家族可以说是“杏林”世家,祖辈、父辈都是医生,他们的医术是祖传的,他的祖父、父亲和叔父以及他们兄弟都是从家人那里学的中医。

在拉穆,也有人在打“麻将”。他郑和船队真的在非洲留下了后嗣吗们手中的牌郑和船队真的在非洲留下了后嗣吗与中国麻将相似,只是简易一些。牌是骨头做成的,白色,长方体,因较薄而不能立放,牌面上仅有“桶”而无“条”,还有“万”和“风”之类。牌虽简易,但在玩法上,却与中国麻将大同小异。这大概也是当年郑和船队的水手们将这种中国民间的娱乐方式传给了异域之民。

在巴狄岛和巴莫岛,研究人员发现,当地的手艺人会编一种篮子,手法与中国华南地区类似,而这种手艺在肯尼亚内地并不存在。 巴狄岛的鼓,与中国的鼓也类似。当地方言里有一些字,也可能来自中文。 较令人惊愕的是,1569年葡萄牙教95117怎么转人工士蒙克拉洛写道,巴狄岛的造船业十分发达,在肯尼亚这是绝无仅有的。有资料说,巴狄岛上的居民曾经长期养蚕织丝,而这种技术很可能源子中国水手,五十年前因为手艺失传,丝织业在当地消失。

拉穆镇还盛传着一个东非的“中国女孩”的故事,她叫玛卡夏瑞福。她出生在肯尼亚拉穆镇帕泰岛一个偏远的小村庄。从小姥姥就说她是中国船员的后裔。 她的皮肤不像别的非洲人那么黑,嘴也不那么突出,脸部有许多亚洲人的特征,非常漂亮。 她家的传家之宝就是中国古碗,这碗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现在仅存一个,是由她姥姥传给她妈妈的,这只古碗就成了他们是中国人后裔的见证之一。在2005年7月中国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之际,夏瑞福接受邀请来到中国南京寻根,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她还得到了由中国政府特别资助的在中国读大学的机会。

现在尽管没有任何文字记载或直接物证来证明肯尼亚沿海拉穆群岛上的那些居民的祖先是中国人, 但他们的一些体貌特征和生活习惯却与中国人非常相似。 究竞他们是些什么人,这个谜团有待于我们进一步去解开。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